沈计梅都

明月不谙离别苦,愁思犹泛春江上。

萌萌哒,给小天使的回复贴

中午休息完,打开乐乎就看见好多漂漂的小天使的留言。
~(^з^)-☆
主要最近撕逼好心累。
还有人看了我只打了狗茨tag的文,然后说怎么可以萌双cp。
心累ლ(◉◞౪◟◉ )ლ

不过文不会坑的。

只是最近有点没思路
(⌒_⌒;)

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o (◡‿◡✿)(◕‿◕✿)("⌒∇⌒")

最近的风波 占tag抱歉

作为萌双cp的人,觉得酒茨萌不下去了。
也不想再写文了。

狗茨大法好!
乖乖地萌狗茨(*´∀`)~♥(●´ω`●)ゞ

【狗茨】成魔(五)

给等文的小天使大大的歉意
昨天新发了作业,我只好先写作业,写完就得睡觉💤💤💤。
毕竟,我是个忙成狗-忙得晕头转向-新生
言归正传
上文
——————————————————
茨木回去之后,一躲就躲了三个月。
他想要理理自己的思路,却没想到自己满脑子都是大天狗。
向他走来的大天狗,优雅的大天狗,在灯火下温柔地看他的大天狗。
以及吻住他的大天狗。
他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样的情感。
他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已经不能用挚友来掩盖他的内心了。
当他觉得差不多快理清的时候,就打算从屋里出来。
可一打开门,他就愣住了。
大天狗就在门外。

茨木的第一反应让他自己害怕。
因为他没想到关门,而是想要扑进那一看就很温暖的怀抱。
或者跟大天狗打一架。茨木默默地想。

大天狗是来大江山做客的。
因为鬼王酒吞“正好”不在,所以茨木作为二当家就必须来迎接。
反正就算在,吾主也有办法让他不在。随侍的童男无声地想,顺手拉住了想要扑过去抱抱“夫人”的童女。

茨木代酒吞在大殿设宴。
因为大天狗来的毫无预兆,所以茨木就只能先带大天狗去游览一遍大江山。
大江山风景优美,气候怡人。
可惜游览者全无兴趣。
茨木竭力忽视大天狗对他的影响,而大天狗就只顾着看茨木。
茨木走过栈桥时,因为分心,不小心被湿滑的苔藓拌了一跤。
大天狗迅速拦腰抱住了茨木。
大江山的鬼忍住一声惊呼,爱宕山的鬼忍住一声尖叫。
太美好了。跳跳妹妹捂着红红的脸想。

晚宴快到了,茨木卸下了铠甲,穿上了礼服。
鬼王酒吞也出人意料地出现在了宴会上。
他大约以为大天狗是来炫耀武力来的。
没想到他另有所图。

大天狗看着走来的茨木,心神微动。
太炫丽了。
不同于女装的柔弱和温柔,男子身的茨木有着压迫力,从而也更加有种惊人的魅惑。
比起女装,还是男子的茨木更吸引他。大天狗想。

茨木感觉得到大天狗的目光。
可是上座还有酒吞。
他没有发现他再没有关注酒吞的动向了。

酒吞和大天狗互灌了很多酒。
大天狗的目光变得灼热,他总在不意间瞟茨木一眼。
茨木被他看得心神不宁。
于是他早早地退了席。

茨木走在山道上。
今晚的月光明亮,所有的树木都披上了一层银光。
树枝交叉,灌木丛倒生长得茂密。
已经离大殿的火光很远了。
他突然被一个人拦腰压在了树上。
他的攻击被强制解除。
这个香气,是大天狗。

大天狗带着酒气的唇印在茨木的后颈。
茨木一抖,这是所有生物的命脉,他也不例外。
茨木想大天狗可能喝醉了,打算打晕他把他带去他的住处。
他刚想开口,大天狗就死死的吻住了他。
唇舌交缠,极尽柔和。
一吻结束后,大天狗将头靠在茨木的肩膀上,细密地吻着他洁白细腻的脖子。
茨木已经被弄得神志不清了。
这样的温柔,又这样的激烈。
茨木抬起头。

大天狗还想向下,还是犹豫着停住了。
“等我们大婚在说。”大天狗低哑地说。
茨木没有回答。
大天狗看见了他红红的耳垂,又忍不住亲了上去。

没关系,还有很多时间。
大天狗这样想,却没想到一个针对他的阴谋正在进行。

——————————————
没有车,

还是没有车,

我这样纯洁的小孩怎么会开车。

\(@ ̄∇ ̄@)/

【狗茨】成魔(四)下

写完了小论文,开心(≧∇≦)/
前来给等文的小天使们发福利。
————————————
到了天神祭的那一天,茨木在屋里犹豫了一会,幻化出了女子的形象。
明眸皓齿,手足纤巧。肤如凝脂,脸染红晕。
款式简单的袿,头顶市女笠。
这样就完成了贵族女子常见的出门的壶装束。
出门的时候,茨木红着脸带上了大天狗的玉。
只是不想丢掉而已。

大天狗看见茨木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眼眸略微暗了暗。
从茨木的角度来看,大天狗垂下的发丝正好遮住了他的表情。可无缘无故,他就是感觉到有什么充满占有欲的眼光落在他身上。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吸血姬和萤草就把他拉走了。

茨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脱了衣服,换成了爱宕山的鬼为他们的山主夫人精心准备的礼服。最为流行的“雪下色”的搭配,外白内红。茨木白皙的身躯被一层层围起。小圭被仔细地束起,屐上小巧的鞋,腰上用绣了暗纹的紫色腰封系起。茨木的头发被和顺地放下,细心的小鬼们用檀木的小梳梳长,还用紫藤纹的丝缎扎起来垂在身后。

茨木本人对于装束是没有什么要求的。
恰恰相反,他总觉得繁复的礼装总让他打架打得不爽。
如果在大江山的话,他早就会因为这种无视他意愿的行为发火了。
可是看着爱宕山的这群鬼,他莫名地只想沉默。
他下意识地放下了防备。
这不是大江山,不是那个他需要殚精竭虑,平定一切阴谋诡计的地方。因为酒吞不管俗事,就只能由他来清除一切反对的在阴暗的角落的杂音。

他出去的时候,假装没有听见后面这群小鬼的暗搓搓的笑声。

他走入正殿,先看见的就是,换上了相配礼服的大天狗。
黑色羽翼伸于身后,前面的头发向后梳,露出了几乎完美的脸庞。
夺目而耀眼。
茨木觉得这个场景好像在哪里见过。
那只耀眼的鬼向他伸出手。
茨木下意识地拉住。

大天狗的心情很愉快。
他握紧了茨木的手,把他拉进了灯火通明的闹市。

身着奈良平安时代宫廷装束的贵族与神轿一起缓步前行的“陆渡御”,以及上述人群从天满桥畔分乘约100艘船逆流而上的“船渡御”。
篝火照明下的船身倒映在河面上,有种难以言喻之美。河两岸的观览席上,人们一边纳凉,一边为将要来临的“天神祭奉纳花火(意即天神祭供奉的烟花)”叫好。

茨木从热热闹闹的摊头前走过。他有些不好意思,周身属于大天狗的香气让他有种尴尬的感觉。他努力忽视这种感觉,不过也瞬间被美味的食物夺去了注意,拿着烤团子吃得开心。在这种热闹的时候,有许多妖鬼也混进了人群中。山兔骑着青蛙在人群中穿来穿去。几只幼年的鬼在钓金鱼。妖狐正在挑选适合的面具。跳跳弟弟正努力拉走在偶人摊头前恋恋不舍的妹妹,却没想到跳跳哥哥早就在章鱼烧摊头前扎好了窝。
人们欢快的看着狮子舞和雨伞舞。笑声几乎遍布了整个大地。

他突然想知道大天狗这时的表情
他转头,就看见大天狗黑色的眼睛温柔又坚定地看着他。
一直一直,从未从他身上移开。
仿佛没有什么能比眼前的鬼更吸引他。

因为人太多,茨木靠向了他。没想到大天狗直接把他整只鬼揽进了怀里。
茨木的头顶在大天狗的下巴上,他立即想要挣开。这样的姿势让他心神不宁。
这太过了。他想,酒吞童子才是吾主。这样的亲近应该是不妥的。
他竭力用这样的理由说服自己。
他抬头,却没想到他璀璨的金眸直直撞进了大天狗的心扉。
大天狗感觉到一种情愫在流动。
他知道茨木感觉到了什么,也知道茨木在挣扎。
你不要逃。
因为我不会放手。
他低下了头。

然后就是奉纳花火的表演。
先是经典的“红梅”,然后就是各种美丽的烟花。
没有人发现在火光映射下两只鬼的缠绵。

铃铛声响,白玉无瑕。

——————————————————
我更新了(⊙o⊙)哦

给我一点欧气吧

又是个连sr都没有的一天。

打个假条

学校莫名发了个作业
要写3000字小论文😱😱😱
我要憋完它(〒︿〒)
所以更新要晚一点。

给追文的小天使们。
(*´∀`)~♥(●´ω`●)ゞ( శ 3ੜ)~♥( ♥д♥)

【狗茨】成魔(四)上

看见了“缘”的更新,

o (◡‿◡✿)(◕‿◕✿)ヾ(@⌒ー⌒@)ノ

我要向大大看齐,我也要更新。
--------
大天狗觉得自己对茨木的心思是不明不白的。
似乎喜欢一个鬼也是从眼睛开始的。
茨木的眼睛很漂亮,而且还会说话。
他开心的时候,眼睛熠熠发光,转动中光波流转,眼角处的魅意无意中流淌。
而他低沉的时候,睫毛遮住了眼睛,嘴角下撇,满满的孩子气。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样久之前莫名的停留,那只幼年的鬼的眼睛,却在他的心里开出了从未有过的执念之花。
简直要从内心中生出魔一样。大天狗苦笑地想。
所以
你不要逃。

茨木从渡边刚那夺回手臂以后,终于又安分了一会。
他那极粗的神经终于发现了有什么事不对。
所以他刻意避开了大天狗,悄悄潜回大江山。
一回到大江山,他就看见了鬼王酒吞。

酒吞今天没有喝酒。
因为他感受到了一个月不见的茨木的妖气。
当茨木看见酒吞的时候,他忍不住说“吾友……”
可惜还没来得及说下去,酒吞就转身走了。
酒吞想,茨木还是老样子,相信传言的我真是愚不可及。他要是会离开我去大天狗那,我真是要放炮庆祝了。还是又烦人又爱打架。
但酒吞没发觉茨木也第一次停下了继续说话的打算。
明明,应该习惯的不是吗。他无措地想。他的手却紧紧抓住了大天狗送的玉佩。

大天狗忍住了想要马上见到茨木的冲动。
他不想吓跑自己的猎物,尤其还有一个不知道是不是情敌的茨木的偶像——酒吞。
于是在天神祭之前的一个晚上,让一只闲得没事总在旁敲侧击的小妖鬼送了一封邀请信。

茨木刚把喝醉了的酒吞搬回到大殿,然后在自己的屋子里处理事情。
他有些奇怪。
大江山的鬼基本上被他打了个遍,所以一般没事小妖怪都不会往这边来。
收到信时的茨木本来想绷住脸,可是还是忍不住笑意。
他之前也向酒吞发出了邀请,显而易见他被拒绝了。没想到一回来就看见了大天狗的信。
茨木第一次耐心地写了一封回信,交给小妖鬼。
为什么确定是大天狗呢?
这个香气一定是他身上的啊。茨木想。

小妖鬼送完信后,就被萤草大大拉住了。
你告诉我,萤草问,山主夫人什么反应?
小妖鬼一脸笑意,吾主实在太会撩了。山主夫人本来很不开心,看完信后脸都红了,眼睛都亮了……看来不久就会嫁过来了。我们也终于不用生活在低气压中了。那个人类,和那个酒吞,难道吾主还比不过吗?吾主又帅又有力量……
小妖鬼的话匣子打开了就关不上。
一旁旁听的山兔插了一句,不是说已经怀了吗。
要是这样就好了,山里好久没这么热闹了。萤草说。

大天狗得到自己想要的回应。
他就让鸦天狗一行人准备出行的用具。
都是樱花纹的,和紫藤萝的用具。
樱花妖和桃花妖则被唯恐天下不乱的吸血姬请来,将所有为茨木准备的衣物熏上了大天狗常用的香料。
以及漂亮的偶人。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
今天还是一个连sr都没有的一天。
(。・`ω´・。)

【狗茨】成魔(三)

听课听得昏昏欲睡,写点东西让自己清醒清醒。
(●°u°●)

--------
大江山的鬼觉得茨木有些不对劲。
大概是好久没被揍一顿了吧。三尾无奈地想。
而鬼王酒吞觉得茨木还是那么烦人。
怎么会有这么想被揍的鬼呢。他不耐烦地想。让我连打架的兴趣都没有了。
不过,喝醉了的酒吞昏昏地意识到一点。好像确实好久没有看到茨木了。

茨木有些懊恼。
他并不是故意不出现。大江山的鬼事有一大堆需要他处理。
但他觉得丢脸。
他的一只袖子空空荡荡。
总要想个办法把手夺回来。他这样想,却在无意识中走上了去大天狗领地的路。

大天狗一直在观察茨木。
即使茨木的手被渡边刚砍断的时候,他仍然忍住没有出手。
这个鬼,到底哪里吸引了我呢?他困惑的想。
可他敏锐地发现,他看见茨木被伤的那一刹那心中一闪而过的杀意。

大天狗的领地似乎永远没有四季变化。草意渲染,风轻云淡。
而他本人,似乎也总是矜持的,无声的坐在那里。
似乎没有什么能动摇他的信念。
茨木走到他面前时他才抬头看了茨木一眼。
他示意随侍的小妖怪送上清酒。

小妖怪在送酒的时候小心的看了茨木一眼。
好像是个漂亮的鬼呢。她捧住了红红的脸颊。山主夫人真有魅力,把吾主迷得不要不要的。
她退下后,走在山路上一撇眼,看见了姑获鸟。
姑获鸟大大马上就能有漂漂的小山主养了。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才好呢。
她想到这又喜滋滋地笑了起来。

茨木也反常地没有说话。
这个气氛让他感到舒适。
只要待在大天狗身边,就不会有不适的感觉呢。他想,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他一杯又一杯地喝着酒,直到红晕染上他的脸,酒气氤氲在眼眸中。

大天狗没有喝酒。
他只是装作无意的拉了拉茨木的领角。
茨木没有怀疑,反而又向他靠近了一点。
大天狗喜欢他的亲近。他一把揽过喝醉的茨木,在他耳边问,要不我们休息吧。
大天狗刻意模糊了界限,茨木迷迷糊糊的点了头。

茨木第二天从大天狗怀里醒来的时候,内心是懵逼的。
他甚至不敢多看,就匆匆穿好了衣服,许久不见的羞涩蔓延过心头。
如果他回头的话,就能看见大天狗毫无睡意的坚定的眼神。
充满了占有欲。

茨木下山时,遇到了姑获鸟,姑获鸟看他的眼神令他莫名地想要发抖。
他向下拉了拉衣摆,然后无意中遮了遮肚子。
姑获鸟的眼刺啦一下亮了。

渡边刚的刀今天也是懵逼的。
我去,怎么有一股大天狗的气味。他惊呆了地看着扮成女子的茨木。
我也是不太懂这个世界了。上次才被秀了一脸酒茨的刀生无可恋。

--------
这次有车吗


仍然没有。


无辜地摆摆手。



来跟我说,大天狗好黑。

【狗茨】成魔(2)

尽管还是连个sr都抽不到,但是……
今天火锅吃的好开心啊。
所以……(ノ◕ヮ◕)ノ*:・゚✧

大天狗第二次看见茨木是在罗生门。
因为罗生门之鬼的出现,他治下的小妖鬼们都遭了无妄之灾。去游览的收到消息往往都来不及逃跑都被阴阳师给灭了。
大天狗被吵的不行,终于决定挪一挪窝,去山下看看情况。

这是身为鬼的茨木第一次见到三大妖之一的大天狗。
尽管已经失去了记忆,但看见大天狗的那一刹那还是愣住了。
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他茫然。
而酒吞的名字也第一次从他的脑海中消失。

大天狗第一个注意到的,并不是女子璀璨的容颜,也不是旁边男子猥琐的笑意,同样不是茨木脚上的那一串铃铛,而是女子身上的那一块玉佩。
那是,他不确定地想,是我丢的那一块吧。
萤草学了编织,第一次就是把他身上的玉佩串了起来。他丢的时候还回去找了许久。
然后他还没反应过来,罗生门之鬼就抛下了他所迷惑的男子跑过来。

你要跟我打架吗。茨木兴冲冲地说。
大天狗一脸莫名,我跟你很熟吗。
可他却说不出口。
他已经认出这个妖鬼。
可明显这个曾有一面之缘的妖鬼已不记得他,而是被别人占据了全心。不然也不会扮成女子的模样在此劫财。

大天狗已经看见那个不知死活的人类男子的嫉妒眼光,明显他想歪了。
又低头看见茨木兴奋的眼神,二话不说拦腰抱起茨木就跑。
越说越不清楚。

在旷远处放下茨木,还没张口就听到茨木级别20级的酒吞吹。
好想把酒吞打一顿。大天狗心烦意躁地想,丝毫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茨木已经说到了招揽大天狗后的种种优良待遇,而大天狗只是定定地看着茨木喋喋不休的唇。
他觉得自己也被迷惑了。

不是茨木女子的模样,而是他看破一切的眼瞳中茨木的鬼相。
银发赤角,如斯耀眼。
是同类。

他,终是听从心中的执意,低下头-吻住了那个迷惑了他的妖怪。

他的眼眸迫使茨木闭上眼。茨木不想反抗,大天狗的气息让他生不出反抗的心理。
比对酒吞还要亲近的感觉。

我喜欢这个香气。茨木在大天狗宽大的衣袍中迷糊地想。


------
有没有车呢


肯定没有。


看我纯洁的眼神。\(@ ̄∇ ̄@)/

【狗茨】成魔(一)

感谢各位大大的欧气,虽然还是没有抽到我想要的,但是
只要有希望,就一定会努力
我在梅之寒区。
😂😂😂

茨木小时候见过大天狗。
只是沉迷酒吞的他已不记得这件事。
当他变成真正的妖鬼时,就已经抛弃了属于人类的记忆。
但当他第一次看见大天狗时,内心却充满了熟悉感。
他没有注意大天狗看他的眼神。

茨木还是个黑发黑眼的小鬼头。
大天狗在一次祭祀后经过这个小村庄。
他觉得口渴,就停留了一会。他叫鸦天狗持着青藤纹理的瓷碗去打水,自己坐在石头上想事情。
他感觉到有人在偷偷看他。但因为没有威胁和攻击的气息,他并没有当回事。
把他敬为神明的人类太多了。

茨木在看。
他并不是第一次看到有贵族经过这里。但那些人都是来此寻欢作乐,邪色的眼神,歪扭的衣冠。
他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太过纯粹,太过耀眼,也离他太过遥远。
他正想离开,却被鸦天狗抓了个正着。

嘿,小鬼。鸦天狗这样嚷嚷。你这样偷偷看着吾主是什么意思。
他不说话。
鸦天狗拎着他的衣领扔到大天狗面前。
茨木想,大概又是责骂和鞭打吧。

大天狗的清净完全被干扰了。他无意中撇了一眼茨木。
衣着阴暗,却目有星光。
不是人类。他有些讶异。好弱小的妖鬼。

大天狗走近他时,茨木闻到了他身上的香气。
是同类呢。他说。

茨木没有明白大天狗的意思。但他听懂了同类。
这位大人怎么可能是我的同类呢。他想。

大天狗没有停留多久,就离开了。
茨木捡到了大天狗遗落的玉。
之后他一直带在身边,却忘了原因。

在此立一个flag
如果我出了个ssr的大天狗
和三个sr
其中一个是姑获鸟
我就写狗茨长篇。
少一个条件,就减少字数。



一个只有3个sr,带着r和n的人跪求改变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