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计梅都

明月不谙离别苦,愁思犹泛春江上。

【狗茨】成魔(2)

尽管还是连个sr都抽不到,但是……
今天火锅吃的好开心啊。
所以……(ノ◕ヮ◕)ノ*:・゚✧

大天狗第二次看见茨木是在罗生门。
因为罗生门之鬼的出现,他治下的小妖鬼们都遭了无妄之灾。去游览的收到消息往往都来不及逃跑都被阴阳师给灭了。
大天狗被吵的不行,终于决定挪一挪窝,去山下看看情况。

这是身为鬼的茨木第一次见到三大妖之一的大天狗。
尽管已经失去了记忆,但看见大天狗的那一刹那还是愣住了。
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他茫然。
而酒吞的名字也第一次从他的脑海中消失。

大天狗第一个注意到的,并不是女子璀璨的容颜,也不是旁边男子猥琐的笑意,同样不是茨木脚上的那一串铃铛,而是女子身上的那一块玉佩。
那是,他不确定地想,是我丢的那一块吧。
萤草学了编织,第一次就是把他身上的玉佩串了起来。他丢的时候还回去找了许久。
然后他还没反应过来,罗生门之鬼就抛下了他所迷惑的男子跑过来。

你要跟我打架吗。茨木兴冲冲地说。
大天狗一脸莫名,我跟你很熟吗。
可他却说不出口。
他已经认出这个妖鬼。
可明显这个曾有一面之缘的妖鬼已不记得他,而是被别人占据了全心。不然也不会扮成女子的模样在此劫财。

大天狗已经看见那个不知死活的人类男子的嫉妒眼光,明显他想歪了。
又低头看见茨木兴奋的眼神,二话不说拦腰抱起茨木就跑。
越说越不清楚。

在旷远处放下茨木,还没张口就听到茨木级别20级的酒吞吹。
好想把酒吞打一顿。大天狗心烦意躁地想,丝毫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茨木已经说到了招揽大天狗后的种种优良待遇,而大天狗只是定定地看着茨木喋喋不休的唇。
他觉得自己也被迷惑了。

不是茨木女子的模样,而是他看破一切的眼瞳中茨木的鬼相。
银发赤角,如斯耀眼。
是同类。

他,终是听从心中的执意,低下头-吻住了那个迷惑了他的妖怪。

他的眼眸迫使茨木闭上眼。茨木不想反抗,大天狗的气息让他生不出反抗的心理。
比对酒吞还要亲近的感觉。

我喜欢这个香气。茨木在大天狗宽大的衣袍中迷糊地想。


------
有没有车呢


肯定没有。


看我纯洁的眼神。\(@ ̄∇ ̄@)/

评论(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