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计梅都

明月不谙离别苦,愁思犹泛春江上。

【狗茨】成魔(三)

听课听得昏昏欲睡,写点东西让自己清醒清醒。
(●°u°●)

--------
大江山的鬼觉得茨木有些不对劲。
大概是好久没被揍一顿了吧。三尾无奈地想。
而鬼王酒吞觉得茨木还是那么烦人。
怎么会有这么想被揍的鬼呢。他不耐烦地想。让我连打架的兴趣都没有了。
不过,喝醉了的酒吞昏昏地意识到一点。好像确实好久没有看到茨木了。

茨木有些懊恼。
他并不是故意不出现。大江山的鬼事有一大堆需要他处理。
但他觉得丢脸。
他的一只袖子空空荡荡。
总要想个办法把手夺回来。他这样想,却在无意识中走上了去大天狗领地的路。

大天狗一直在观察茨木。
即使茨木的手被渡边刚砍断的时候,他仍然忍住没有出手。
这个鬼,到底哪里吸引了我呢?他困惑的想。
可他敏锐地发现,他看见茨木被伤的那一刹那心中一闪而过的杀意。

大天狗的领地似乎永远没有四季变化。草意渲染,风轻云淡。
而他本人,似乎也总是矜持的,无声的坐在那里。
似乎没有什么能动摇他的信念。
茨木走到他面前时他才抬头看了茨木一眼。
他示意随侍的小妖怪送上清酒。

小妖怪在送酒的时候小心的看了茨木一眼。
好像是个漂亮的鬼呢。她捧住了红红的脸颊。山主夫人真有魅力,把吾主迷得不要不要的。
她退下后,走在山路上一撇眼,看见了姑获鸟。
姑获鸟大大马上就能有漂漂的小山主养了。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才好呢。
她想到这又喜滋滋地笑了起来。

茨木也反常地没有说话。
这个气氛让他感到舒适。
只要待在大天狗身边,就不会有不适的感觉呢。他想,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他一杯又一杯地喝着酒,直到红晕染上他的脸,酒气氤氲在眼眸中。

大天狗没有喝酒。
他只是装作无意的拉了拉茨木的领角。
茨木没有怀疑,反而又向他靠近了一点。
大天狗喜欢他的亲近。他一把揽过喝醉的茨木,在他耳边问,要不我们休息吧。
大天狗刻意模糊了界限,茨木迷迷糊糊的点了头。

茨木第二天从大天狗怀里醒来的时候,内心是懵逼的。
他甚至不敢多看,就匆匆穿好了衣服,许久不见的羞涩蔓延过心头。
如果他回头的话,就能看见大天狗毫无睡意的坚定的眼神。
充满了占有欲。

茨木下山时,遇到了姑获鸟,姑获鸟看他的眼神令他莫名地想要发抖。
他向下拉了拉衣摆,然后无意中遮了遮肚子。
姑获鸟的眼刺啦一下亮了。

渡边刚的刀今天也是懵逼的。
我去,怎么有一股大天狗的气味。他惊呆了地看着扮成女子的茨木。
我也是不太懂这个世界了。上次才被秀了一脸酒茨的刀生无可恋。

--------
这次有车吗


仍然没有。


无辜地摆摆手。



来跟我说,大天狗好黑。

评论(9)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