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计梅都

明月不谙离别苦,愁思犹泛春江上。

【狗茨】成魔(四)上

看见了“缘”的更新,

o (◡‿◡✿)(◕‿◕✿)ヾ(@⌒ー⌒@)ノ

我要向大大看齐,我也要更新。
--------
大天狗觉得自己对茨木的心思是不明不白的。
似乎喜欢一个鬼也是从眼睛开始的。
茨木的眼睛很漂亮,而且还会说话。
他开心的时候,眼睛熠熠发光,转动中光波流转,眼角处的魅意无意中流淌。
而他低沉的时候,睫毛遮住了眼睛,嘴角下撇,满满的孩子气。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样久之前莫名的停留,那只幼年的鬼的眼睛,却在他的心里开出了从未有过的执念之花。
简直要从内心中生出魔一样。大天狗苦笑地想。
所以
你不要逃。

茨木从渡边刚那夺回手臂以后,终于又安分了一会。
他那极粗的神经终于发现了有什么事不对。
所以他刻意避开了大天狗,悄悄潜回大江山。
一回到大江山,他就看见了鬼王酒吞。

酒吞今天没有喝酒。
因为他感受到了一个月不见的茨木的妖气。
当茨木看见酒吞的时候,他忍不住说“吾友……”
可惜还没来得及说下去,酒吞就转身走了。
酒吞想,茨木还是老样子,相信传言的我真是愚不可及。他要是会离开我去大天狗那,我真是要放炮庆祝了。还是又烦人又爱打架。
但酒吞没发觉茨木也第一次停下了继续说话的打算。
明明,应该习惯的不是吗。他无措地想。他的手却紧紧抓住了大天狗送的玉佩。

大天狗忍住了想要马上见到茨木的冲动。
他不想吓跑自己的猎物,尤其还有一个不知道是不是情敌的茨木的偶像——酒吞。
于是在天神祭之前的一个晚上,让一只闲得没事总在旁敲侧击的小妖鬼送了一封邀请信。

茨木刚把喝醉了的酒吞搬回到大殿,然后在自己的屋子里处理事情。
他有些奇怪。
大江山的鬼基本上被他打了个遍,所以一般没事小妖怪都不会往这边来。
收到信时的茨木本来想绷住脸,可是还是忍不住笑意。
他之前也向酒吞发出了邀请,显而易见他被拒绝了。没想到一回来就看见了大天狗的信。
茨木第一次耐心地写了一封回信,交给小妖鬼。
为什么确定是大天狗呢?
这个香气一定是他身上的啊。茨木想。

小妖鬼送完信后,就被萤草大大拉住了。
你告诉我,萤草问,山主夫人什么反应?
小妖鬼一脸笑意,吾主实在太会撩了。山主夫人本来很不开心,看完信后脸都红了,眼睛都亮了……看来不久就会嫁过来了。我们也终于不用生活在低气压中了。那个人类,和那个酒吞,难道吾主还比不过吗?吾主又帅又有力量……
小妖鬼的话匣子打开了就关不上。
一旁旁听的山兔插了一句,不是说已经怀了吗。
要是这样就好了,山里好久没这么热闹了。萤草说。

大天狗得到自己想要的回应。
他就让鸦天狗一行人准备出行的用具。
都是樱花纹的,和紫藤萝的用具。
樱花妖和桃花妖则被唯恐天下不乱的吸血姬请来,将所有为茨木准备的衣物熏上了大天狗常用的香料。
以及漂亮的偶人。
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
今天还是一个连sr都没有的一天。
(。・`ω´・。)

评论(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