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计梅都

明月不谙离别苦,愁思犹泛春江上。

【狗茨】成魔(四)下

写完了小论文,开心(≧∇≦)/
前来给等文的小天使们发福利。
————————————
到了天神祭的那一天,茨木在屋里犹豫了一会,幻化出了女子的形象。
明眸皓齿,手足纤巧。肤如凝脂,脸染红晕。
款式简单的袿,头顶市女笠。
这样就完成了贵族女子常见的出门的壶装束。
出门的时候,茨木红着脸带上了大天狗的玉。
只是不想丢掉而已。

大天狗看见茨木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眼眸略微暗了暗。
从茨木的角度来看,大天狗垂下的发丝正好遮住了他的表情。可无缘无故,他就是感觉到有什么充满占有欲的眼光落在他身上。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吸血姬和萤草就把他拉走了。

茨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脱了衣服,换成了爱宕山的鬼为他们的山主夫人精心准备的礼服。最为流行的“雪下色”的搭配,外白内红。茨木白皙的身躯被一层层围起。小圭被仔细地束起,屐上小巧的鞋,腰上用绣了暗纹的紫色腰封系起。茨木的头发被和顺地放下,细心的小鬼们用檀木的小梳梳长,还用紫藤纹的丝缎扎起来垂在身后。

茨木本人对于装束是没有什么要求的。
恰恰相反,他总觉得繁复的礼装总让他打架打得不爽。
如果在大江山的话,他早就会因为这种无视他意愿的行为发火了。
可是看着爱宕山的这群鬼,他莫名地只想沉默。
他下意识地放下了防备。
这不是大江山,不是那个他需要殚精竭虑,平定一切阴谋诡计的地方。因为酒吞不管俗事,就只能由他来清除一切反对的在阴暗的角落的杂音。

他出去的时候,假装没有听见后面这群小鬼的暗搓搓的笑声。

他走入正殿,先看见的就是,换上了相配礼服的大天狗。
黑色羽翼伸于身后,前面的头发向后梳,露出了几乎完美的脸庞。
夺目而耀眼。
茨木觉得这个场景好像在哪里见过。
那只耀眼的鬼向他伸出手。
茨木下意识地拉住。

大天狗的心情很愉快。
他握紧了茨木的手,把他拉进了灯火通明的闹市。

身着奈良平安时代宫廷装束的贵族与神轿一起缓步前行的“陆渡御”,以及上述人群从天满桥畔分乘约100艘船逆流而上的“船渡御”。
篝火照明下的船身倒映在河面上,有种难以言喻之美。河两岸的观览席上,人们一边纳凉,一边为将要来临的“天神祭奉纳花火(意即天神祭供奉的烟花)”叫好。

茨木从热热闹闹的摊头前走过。他有些不好意思,周身属于大天狗的香气让他有种尴尬的感觉。他努力忽视这种感觉,不过也瞬间被美味的食物夺去了注意,拿着烤团子吃得开心。在这种热闹的时候,有许多妖鬼也混进了人群中。山兔骑着青蛙在人群中穿来穿去。几只幼年的鬼在钓金鱼。妖狐正在挑选适合的面具。跳跳弟弟正努力拉走在偶人摊头前恋恋不舍的妹妹,却没想到跳跳哥哥早就在章鱼烧摊头前扎好了窝。
人们欢快的看着狮子舞和雨伞舞。笑声几乎遍布了整个大地。

他突然想知道大天狗这时的表情
他转头,就看见大天狗黑色的眼睛温柔又坚定地看着他。
一直一直,从未从他身上移开。
仿佛没有什么能比眼前的鬼更吸引他。

因为人太多,茨木靠向了他。没想到大天狗直接把他整只鬼揽进了怀里。
茨木的头顶在大天狗的下巴上,他立即想要挣开。这样的姿势让他心神不宁。
这太过了。他想,酒吞童子才是吾主。这样的亲近应该是不妥的。
他竭力用这样的理由说服自己。
他抬头,却没想到他璀璨的金眸直直撞进了大天狗的心扉。
大天狗感觉到一种情愫在流动。
他知道茨木感觉到了什么,也知道茨木在挣扎。
你不要逃。
因为我不会放手。
他低下了头。

然后就是奉纳花火的表演。
先是经典的“红梅”,然后就是各种美丽的烟花。
没有人发现在火光映射下两只鬼的缠绵。

铃铛声响,白玉无瑕。

——————————————————
我更新了(⊙o⊙)哦

给我一点欧气吧

又是个连sr都没有的一天。

评论(12)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