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计梅都

明月不谙离别苦,愁思犹泛春江上。

【狗茨】成魔(五)

给等文的小天使大大的歉意
昨天新发了作业,我只好先写作业,写完就得睡觉💤💤💤。
毕竟,我是个忙成狗-忙得晕头转向-新生
言归正传
上文
——————————————————
茨木回去之后,一躲就躲了三个月。
他想要理理自己的思路,却没想到自己满脑子都是大天狗。
向他走来的大天狗,优雅的大天狗,在灯火下温柔地看他的大天狗。
以及吻住他的大天狗。
他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样的情感。
他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已经不能用挚友来掩盖他的内心了。
当他觉得差不多快理清的时候,就打算从屋里出来。
可一打开门,他就愣住了。
大天狗就在门外。

茨木的第一反应让他自己害怕。
因为他没想到关门,而是想要扑进那一看就很温暖的怀抱。
或者跟大天狗打一架。茨木默默地想。

大天狗是来大江山做客的。
因为鬼王酒吞“正好”不在,所以茨木作为二当家就必须来迎接。
反正就算在,吾主也有办法让他不在。随侍的童男无声地想,顺手拉住了想要扑过去抱抱“夫人”的童女。

茨木代酒吞在大殿设宴。
因为大天狗来的毫无预兆,所以茨木就只能先带大天狗去游览一遍大江山。
大江山风景优美,气候怡人。
可惜游览者全无兴趣。
茨木竭力忽视大天狗对他的影响,而大天狗就只顾着看茨木。
茨木走过栈桥时,因为分心,不小心被湿滑的苔藓拌了一跤。
大天狗迅速拦腰抱住了茨木。
大江山的鬼忍住一声惊呼,爱宕山的鬼忍住一声尖叫。
太美好了。跳跳妹妹捂着红红的脸想。

晚宴快到了,茨木卸下了铠甲,穿上了礼服。
鬼王酒吞也出人意料地出现在了宴会上。
他大约以为大天狗是来炫耀武力来的。
没想到他另有所图。

大天狗看着走来的茨木,心神微动。
太炫丽了。
不同于女装的柔弱和温柔,男子身的茨木有着压迫力,从而也更加有种惊人的魅惑。
比起女装,还是男子的茨木更吸引他。大天狗想。

茨木感觉得到大天狗的目光。
可是上座还有酒吞。
他没有发现他再没有关注酒吞的动向了。

酒吞和大天狗互灌了很多酒。
大天狗的目光变得灼热,他总在不意间瞟茨木一眼。
茨木被他看得心神不宁。
于是他早早地退了席。

茨木走在山道上。
今晚的月光明亮,所有的树木都披上了一层银光。
树枝交叉,灌木丛倒生长得茂密。
已经离大殿的火光很远了。
他突然被一个人拦腰压在了树上。
他的攻击被强制解除。
这个香气,是大天狗。

大天狗带着酒气的唇印在茨木的后颈。
茨木一抖,这是所有生物的命脉,他也不例外。
茨木想大天狗可能喝醉了,打算打晕他把他带去他的住处。
他刚想开口,大天狗就死死的吻住了他。
唇舌交缠,极尽柔和。
一吻结束后,大天狗将头靠在茨木的肩膀上,细密地吻着他洁白细腻的脖子。
茨木已经被弄得神志不清了。
这样的温柔,又这样的激烈。
茨木抬起头。

大天狗还想向下,还是犹豫着停住了。
“等我们大婚在说。”大天狗低哑地说。
茨木没有回答。
大天狗看见了他红红的耳垂,又忍不住亲了上去。

没关系,还有很多时间。
大天狗这样想,却没想到一个针对他的阴谋正在进行。

——————————————
没有车,

还是没有车,

我这样纯洁的小孩怎么会开车。

\(@ ̄∇ ̄@)/

评论(12)

热度(90)